土豪5.5亿债券血本无归,中泰证券IPO会受到影响吗?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鼠 > 宠物资讯 > 正文
 2019-06-10 11:08     浏览次数:128

土豪5.5亿债券血本无归,中泰证券IPO会受到影响吗?

  作者|大鹏  支持|勾股大数据  5月28日下午,一个H5链接在金融圈刷了屏。

  有人以“浙江宁波一名投资者”的身份发了一份媒体邀请函,声称他在中泰证券买了亿元的债券产品,结果成了该产品的唯一持有人,最后还血本无归。 该投资人非常愤慨,声称将于6月5日在北京召开媒体发布会,炮轰中泰证券的诱导性销售行为。   此举一出,金融圈一片哗然。

  1  事发之后,中泰证券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该邀请函反映的是一个持续很久的纠纷,该投资者为公司客户朱某某,其所购买的三只产品管理人均为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深圳市冠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三只产品均已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   上述三只产品成立后,由深圳市冠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投资管理,主要投向交易所债券。 受市场环境影响,所持部分债券出现了评级下调、违约等情况,流动性受限。 管理人只能部分满足投资人在开放日的赎回申请,截至目前已兑付2亿多元,剩余份额暂时未予兑付,其中涉险的债券余额为1亿元左右。

  至于责任义务方面,中泰证券认为,自己作为这三支产品的托管人及代销机构,已经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履行了必要的审批程序,内部控制有效,公司不存在不闻不问、敷衍、推卸等情况。   同时,中泰证券特别强调,它们从未向该投资者出局差额补足函或签署涉及差额补足内容的协议,从未承诺过保本保息,这些情况之前都曾向这位投资者解释过。

  不过,在该H5链接中,该投资者仍然坚称,中泰证券存在十大疑点。

  中泰证券称,他们已经与该投资者进行过多轮沟通,对方向中泰证券提出了多项要求,包括及时足额兑付其已经提出赎回的浙分冠石一期产品的本金和利息、通过份额转让和自有资金接盘等方式对违约停牌的债券进行置换等要求。 但是,中泰证券认为该投资者的要求不合理,无法予以满足。

  中泰证券目前的回复可谓有理有据,但该投资者并未继续做出回应。 此事从2015年持续至今,历时4年多,剧情恐怕未必如此简单。 如果该新闻发布会如期在北京召开,届时或将有新的猛料曝出。

  2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涉世的冠石投资成立于2012年12月28日,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行业为“资本市场服务”,法人代表为文勇军。

  据排排网的信息显示,文勇军,硕士学历,从业17年,累计收益达到%,今年以来收益为%。 文勇军的代表产品为冠石聚富二号,成立于2016年3月23日,目前累计收益率%,年化收益率达到%。 其余产品除了一款累计收益为负外,均实现了盈利。   从盈利情况来看,文勇军的几款产品虽然表现平平,但至少都没有巨亏。

那么,这位出手亿、靠买买买把自己买成产品唯一持有人的大富豪究竟买了什么产品呢?根据该投资者制作的H5信息,里面的各种表述比较模糊,只说是一只债券产品。

  众所周知的是,自2015年以来,受整个市场环境走低的影响,债券违约爆雷的事情也出了不少,如果该投资者声称的内容完全属实,或许这会是一个之前被雪藏的雷,那么6月5日的发布会可能会致使盘面出现异动。   3  中泰证券是由整体变更而来,而齐鲁证券的前身则是齐鲁经纪。

2016年3月22日,中泰证券报送的IPO申报稿在证监会官网进行了预披露,这意味着中泰证券在改制完成后正式加入IPO排队大军。   中泰证券的实控人为山东省国资委,其旗下山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莱钢集团持有中泰证券约亿股,占总股本的%,为其控股股东。

中泰证券冲刺的目标是登陆上交所,他们计划发行不超过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25%。   根据其招股书显示,此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发展主营业务。 其募资有四个重点使用方向:加大资本中介和资本业务投入;促进证券经纪和投资务转型升级;支持子公司业务发展;加强风控合规能力和系统建设。   中泰证券被证监会列入创新类型,但公司的主要营收依然来自于传统的经济业务,这一部分的业务比重长期处于公司当期营收的50%左右。 一般来说,券商行业经纪业务被普遍认为属于“看天吃饭”,受市场影响波动极大。   中泰证券排队三年,一直比较低调,但今年5月17日,中泰证券IPO招股书更新,目前证监会官网上其状态为“已反馈”,这说明中泰证券的IPO进程已经到了关键阶段。 而这次这位宁波投资者突然公开发难,很可能与中泰证券的IPO节点有关。

  不过,在此事爆发之前,中泰证券已有一些负面信息缠身,比如彭晨非法集资案。   2012年10月,时任齐鲁证券零售业务部副总经理的彭晨为完成工作任务,与时任首善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产品发行小组组长的彬接触,王永彬提出以“有限合伙+基金专户”模式与齐鲁证券进行合作。   在这一模式下,双方各有分工。

首善公司王永彬负责提供有限合伙企业,制定入伙协议;齐鲁证券负责通过有限合伙企业吸收有限合伙人出资入伙,募集优先级资金。 之后,王永彬负责将募集资金投入基金账户,进行和程序化交易。

同时,向客户承诺,募集资金用于购买基金产品的优先级份额,保本保收益,年化收益率6%。   商定之后,王永彬如约提供了上海柏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等10个有限合伙企业的入伙协议,齐鲁证券下属北京、烟台、威海、莱芜等地营业部人员向客户进行销售。

自2012年11月至2013年12月,双方通过上述方式向334名客户募集资金超过亿元。   但是,这些资金并没有如承诺中那样去购买优先级份额,王永彬将其中亿元投入到基金专户,全部购买了基金产品的劣后级份额,并且发生亏损。

  王永彬在法庭上对引入“有限合伙+基金专户”模式的初衷作了解释。 他表示,首善公司与齐鲁证券达成合作量化对冲基金产品20亿元意向,但是因为齐鲁证券募集资金的客户投资额都在100万以下10万元以上,没有大客户,只能使用有限合伙企业,通过购买理财产品方式来募集资金,再用募集资金投资理财产品。

  彭晨则表示对于“承诺买优先实际买劣后”的行为不知情。   该案涉及多家金融机构、上百名金融从业者、330多位投资者、亿元巨额资金。 案件对社会的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对于齐鲁证券所应承担的责任也存在不小的争议。

  2016年4月25日,“彭晨非法集资案”宣判。 法院一审判决认可彭晨的行为并非个人行为,但并不认定为单位犯罪。 最终法院判处彭晨有期徒刑2年1个月,罚金4万元,但彭晨及其代理律师均认为,募集行为是公司统一安排的,如果这种行为构成犯罪,那么首先应该是公司犯罪。

  当下,彭晨案早已成为往事,但中泰证券又陷入宁波土豪亿索赔案中,后续事态将如何发展,还有待继续观察。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格隆汇财经早餐。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